墨麟hupo

记录幻想世界

讨伐之后·放空

*四小時只過一半跳跳樂後的神經錯亂
*請帶著想象力閱讀

——————————
「諾克特!你進了迷宮整整一個星期啊!害我們擔心死了!」剛離開迷宮範圍的一瞬,諾克特就被普隆普特攔腰撲倒「嗚哇,好臭……」

「那就快從我身上下去……」諾克特躺在大理石上乾脆不起來「累死了……」

在伊格尼斯的催促下,諾克特爬上早已等候多時的陸行鳥,往山下的營地走去。是的,走去……諾克特強烈表示不想自己的腰跟屁股繼續受罪了。

似乎無法忍受諾克特頹廢至極的模樣,古拉迪歐獨自去營地附近狩獵,不久便帶回一大塊新鮮魔蛇雞肉。手起刀落,經過簡單的烤製和調味,伊格尼斯以最快的速度將食材料理完畢。

就著飲料,胡亂吃下幾大塊烤雞肉,諾克特總算讓空空的胃囊安靜了下來。吃了近一星期即食食品,麻木的味蕾被熟悉的味道逐漸喚醒。

「調味的手藝是不是稍稍改進了,味道好像跟之前不太一樣」普隆普特坐在地上背靠陸行鳥,盤中的餐食已被消滅了大半。

「嗯,這次嘗試用了前兩天採集的火山露天石鹽,味道相比海鹽更加濃厚豐富。可惜市面上並沒有出售相同產地的石鹽,是成本太高還是採集難度太大……」伊格尼斯微微托著自己的下顎,餘光看到在逗陸行鳥的金髮君,「請問在聽嗎?」

「嗯?嗯嗯嗯,在聽在聽」

「別人說話時要好好傾聽哦」諾克特吞下最後一塊雞肉, 石鹽與殘留肉汁在口腔中帶出甘甜的餘鮮,讓他心滿意足地打了個飽嗝「多謝款待~」

「諾克特」久違地,古拉迪歐主動與諾克特搭話「我们在附近找到了一個好地方,待會兒讓普隆普特帶你去看看?」

「目前我更想洗澡睡覺……」

「是天然溫泉哦,在印索穆尼亚也无法感受的绝佳体验,只需泡上十五分鐘,全身酸痛都飛走了~」

「連普隆普特也這樣說的話,就去試試看吧」諾克特再次爬上已經磕上眼皮的陸行鳥身上。它随之發出極其不滿的沙啞叫聲,直立而起「乖,乖,待會兒回來給你加餐胡蘿蔔」

用陸行鳥的腳程來算也只是兩三分鐘,不過凹凸嶙峋的石塊給前進帶來一定的不便,在到达下鸟的时候,腰部的脆响让诺克特苦了脸。

「到了!」普隆普特迫不及待地伸手摘掉短靴和襪子向,蹦跳著走向依稀冒著水蒸氣的岩石後「諾克特也快點來」

「啊……」慢悠悠的,諾克特靠著陸行鳥解開鞋帶,反手脫下有味道黑色的汗衫,換上夥伴提前給他準備的寬大綁帶浴袍。

「想不到諾克特穿上剛剛好」普隆普特也換上了同款浴袍,深藍近黑的柔軟布料很好地勾勒出青年身體纖細的曲線,金髮耀眼。

「你也是,挺合適」

溫泉位於嶙峋的岩石之間,源源不絕的滾燙泉水從高處的石縫中溢出,流經三個天然蓄水處冷卻到達最下層的水池,讓溫泉恆溫在39°左右。

諾克特雙腳伸進水中適應著水溫,而旁邊的普隆普特早已連嘴巴也沒進水中,時不時吐出一連串小泡泡。

「這裡可真舒服……」身體下滑,直到水過肩部,疲憊肢體釋放乳酸的舒適感,讓諾克特像貓一樣瞇起了眸子,不住發出感歎。

抬头,视线越過胸灯照亮的弧狀石壁,越過噴吐濃煙的火山,越過稀薄的雲層,最後落進浩瀚星河中。沉靜下來的精神,開始放任翻湧不止的思緒,眼神逐漸渙散。

不遠處一連串小泡泡從水底上浮,靜悄悄地靠近,然後……

「卟啊!」猛然在王子身旁竄出的普隆普特。
「哇啊啊啊啊!!!」被驚嚇到表情扭曲並做出應急反應的諾克特。
「好痛!諾克特好過分!」捂著左臉掌印哀嚎的普隆普特。
「你想吓死我嗎?!」完全沒有意識這一幕被遲來的夥伴用手機錄下的諾克特。

讨伐之后·陆行鸟之踪

*灵感来自一个嗑药追逐陆行鸟的视频
*up王子的陆行鸟是白毛的,叫白
*最近家附近的野猫出没有点频繁,而且经常半夜吵架争地盘

——————————
「多谢了」一天的奔波讨伐,诺克特一行终于能在车轮旅馆停下脚步。
「谢谢啦,陆行鸟~」
「辛苦了」古拉迪欧拍了拍陆行鸟的小翅膀,因为力道没控制住,被糊了一脸羽毛。
「伊格尼斯,今晚把新食材料理试试」
「赞同!期待是什么味道的~」
「那你们都要帮忙,要不然没得吃」
「是~」
「知道了」

吃过晚饭,例行一次全员对战,大获全胜的普隆普特提出了一个疑问:当我们在旅馆休息的时候,陆行鸟们会去哪里呢?

「会回去陆行鸟驿站吧,毕竟那是它们的家」古拉迪欧还在生死的边缘线上挣扎,就算是落下个最后一名也想让分数好看些,「可恶,怎么这么难缠」

「但是在锤头鲨的时候,陆行鸟们也是一叫就到唉……」普隆普特托腮陷入沉思,「这么远的距离,不太可能吧」

「这样说也对哦」诺克特继续刷着网页,屏幕上满满是陆行鸟的资料链接,「有点在意」

「嗫嗫,诺克特,反正明天有空,要不去一探究竟?」普隆普特靠向诺克特询问道,无意撇见他手机的内容,心情不住愉悦。

「可以啊,权当放松放松心情。」诺克特打了个哈欠,饭后的困意逐渐升起,「古拉迪欧和伊格尼斯明天如何打算?一起吗?」

「新食材可以尝试更多的方法烹饪,雷格莉亚要好好洗个澡,古拉迪欧久违的也该打理一下他过长的胡子了」伊格尼斯从杂志上移开视线,一则不起眼的报道倒是让他想到处理食材的新方法,

「我觉得这样挺帅啊……」古拉迪欧摸过自己的下巴,脸上的疤痕连同沉思的表情给他平添几分肃杀之感「在雷斯塔伦的时候,不少女性还夸我帅呢」

「她们没提及过你的胡子」已经半个身进了房车的诺克特不冷不淡回应,让古拉迪欧呆愣了许久。

————————————
「金发金发,你那边的动态如何」诺克特背靠树干,微微露头盯紧不远处的白色陆行鸟。

「报告鱼竿,我强烈要求换一个代号」普隆普特距离诺克特十几米远的巨石后观察同一目标「啊,它把赤蝎吃了,是在补充蛋白质么」

「那鱼竿又是什么鬼啊」一下没控制好音量,陆行鸟警惕地抬起头四处张望「糟,白察觉到了」
它丢弃进食到一半的蝎子,迈腿狂奔。诺克特试图用瞬移追上,无奈耐力不足,也只能见那抹白色渐渐把自己抛离,最后隐匿在密林中。

「失……失败了……」好一会儿才追上来的普隆普特撑膝喘气,不得不佩服陆行鸟的体能比人类强多了「说起来,它更像在漫无目的地四处逛」

「是啊……呼……重新来过确认一下吧」直起腰重重呼吸让脱力的感觉逐渐消失,诺克特拉起普隆普特往开阔地走去「用计划B」

这次,两人带着望远镜爬上了反重力形成巨大的石弧桥,居高临下观察的没多久才骑行完毕的陆行鸟,白色的羽毛在墨绿的丛林中尤其显眼。

有时见它在丛林中追逐着什么,速度忽慢忽快。不小心误入饕餮群的觅食区域,它用有力的足爪和啄击自卫,游刃有余地离开。

「诺克特,听维兹大叔说,陆行鸟本来是用在战争上这个是真的吗?」石弧桥很高,从这里可以一览陨石坑的全貌,盛开的水晶之树在斜阳下焕发美轮美奂的莹白色光芒。

「嗯,从路西斯有历史记载之前」诺克特看着绝美的景色,露出怀念的神情。小的时候,雷吉斯时常在床边给他叙述一个个久远却依旧生动的故事,那是他跟父亲之间最美好的回忆。

这时,白停了下来,在一块石壁边伸长脖颈来回张望,不时晃动整洁的蓬松尾羽,引喉发出声声清脆的啼鸣。

不同平常的举动引起两人的注意,普隆普特开始抱怨望远镜狭窄的视野。「诺克特,那个那个,是陆行鸟么?」一抹深黄在不远处跃动,同样摇动着尾羽向白靠近。

「让我看看」接过普隆普特递来的望远镜「没座鞍,也没有其他人工的记号,没错的话它是野生的陆行鸟」

两只陆行鸟试探着相互靠近,像在跳人类的交谊舞般以对方为中心打转,摇晃尾羽的频率逐渐一致。随着时间的推移,互动越来越多,高难度动作层出不穷。

许久,它们最终靠在了一起,修长的脖颈相互磨蹭,发出愉悦的鸣叫。

「啊……连陆行鸟也这样……」普隆普特无奈捂脸「回去吧,诺克特…………诺克特?」不知是太困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诺克特靠在普隆普特的肩上直接睡死过去了「又来了,诺克特的暴睡症……怎么办,这么晚回去肯定会被伊格尼斯说的……」

——————————
「然后,这就是你们两个凌晨一点才回来的原因?」手肘撑膝,伊格尼斯露出的眼神十分不悦「最糟糕的是,你们两个居然会忘记给手机充电……你们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对不起,伊格尼斯……没有下次了……」普隆普特心虚地挠着后脑,用手肘撞了撞身旁眼神迷糊的王子「诺克特,你也说些什么啊……」
「……好饿……」N
「……」I
「……」P
「唉……厨房有点心,自己热了吃吧」I
「谢谢伊格尼斯~」P
「……谢谢」N,依旧睡意朦胧……

十月是个烧钱的月份……
伊妈!伊格尼斯![疯狂打call]

讨伐之后·未满

*算是OST吧……我觉得故事结束得太匆忙,倒是留下了很多想象空间
——————————————————

王的背影在台阶上渐行渐远,通往宫殿的入口笼罩在黑暗中,似大张的巨兽之口。

普隆普特握紧了陪伴了自己十年的死亡惩罚,骨节发白也不自知。

[不是约定好了吗,诺克特……]
[大伙一起创造新时代……不是约定好了吗……]

使骸的嚎叫让普隆普特不得不抽回思绪,枪膛中激射出瞬死弹药,破空的声音如同泣鸣的鸟兽。

诺克特抬头仰望,昔日华贵的一切已经残缺不全。心脏无法忽视地揪动,让脚步不自觉慢了几分。

[不能停下,不能犹豫,不能前功尽弃……]
[…对不起……]

时间在缓慢地推移,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
严重受损不得不舍弃的武器、药水瓶的玻璃碎片,密集散落在不足一个篮球场大小战斗区域。

不断的射击让枪膛过热,变形的零件再也无法顺畅的退出弹壳,普隆普特果断抛出闪光弹作为信号,争分夺秒更换枪械。

伊格尼斯被锻炼得出超凡听觉反手甩出匕首,带着细碎的蓝光击中试图偷袭普隆普特的哥布林。方天画戟凭空出现,枪杆抵腰旋转,击退趁机围攻的恶作剧小鬼。

神之盾微微倾斜,轻松卸开纳伽的扑咬,大剑上挑,头颅落地。格拉迪欧的招式大开大合,大剑横扫之处必定带起一片漆黑粘稠的血液。

空气中浓郁的疟原虫粒子让使骸源源不断地产生,不停息的战斗让三人逐渐感到疲倦,胀痛的肌肉开始跟不上大脑的指令。

突然而至的波动伴随低沉嗡鸣,以宫殿为中心向四周辐射,所有使骸在这一瞬彷如被附加了石化诅咒,连狰狞的表情都被定格了下来。三人得以喘息,一呼一吸中都夹杂着铁锈味。

水晶熄灭了整整十年的光辉亮起,洞穿了疟原虫粒子组成的厚重黑幕,第一缕阳光,落地。

[成功了吗?诺克特…]
[诺克特…殿下……]

黑幕开始被瓦解,未曾如此暴露在阳光中的使骸逐渐崩解离析,它们直至死亡也没有机会再去散播那些漆黑的疟原虫粒子。

「是太阳……太阳!诺克特成功了!!」紧握武器的五指骤然放松,金属清脆地撞击到地面,普隆普特不由得激动得大喊,「伊格尼斯,感觉到了么!太阳升起来了!」

「是啊……久违的温暖啊」伊格尼斯因为脱力,不得不靠着格拉迪欧才站稳了脚跟。

「终于结束了,真是漫长」低沉如大提琴的神言在三人耳边响起,剑神敛翅化作三米高的巨人静静落在阶梯上。

三人停下踉跄的脚步,那瑰丽铠甲,距离他们不过五步之遥「剑神…巴姆雷特?」

「世界会永远感恩众位王之剑的付出」熟悉的引擎剑从虚空中落入剑神掌中。鬼使神差般,普隆普特双手接过了这把熟悉不已的利刃。

不经意间抬头看到了面前巨人的眼眸,是同样熟悉瞳色。在普隆普特想要开口的瞬间,剑神展开利刃组成的双翅升上了高空,消失在云端。

「我真是……像个笨蛋」普隆普特伸手拂过那崭新的刻痕,泪水不知不觉溢满了眼眶。

薄云被风吹散
阳光照亮了剑脊上的伊欧斯文字
——星夜与日月同在

等到脖子长,终于到手了,感动感动
吉姆姆太太作品

讨伐之后·Bis课堂②使用

*最近忙工作,忙漫展,几乎每天只能写一点
*没见过壮壮和伊妈用枪,尝试脑补了一下他们用枪和Bis的场景……

————————————
今天要向同伴演示机械操作,终于有机会展示自己最擅长的能力了[陆行鸟烟火][陆行鸟烟火],希望一切顺畅——普隆普特早晨八点在自己手机的旅行日志写到。

◎第一课——手枪·100分靶环
诺克特:满中,97.5
伊格尼斯:满中,86
格拉迪欧:脱靶3,43.7

「诺克特还是一如既往随手就能拿出好成绩呢~」P
「这是理所当然的」N
「不常用枪械的伊格尼斯都能全部上靶,我觉得超厉害,当初在警卫队训练的时候,我也练习好久才适应」P
「还是匕首好用……枪械的状态会受太多因素影响,普隆普特应对这方面能力比我要好」I
「嘻嘻,这样说我会不好意思的~话说……格拉迪欧去哪了?」P
「他说去肯尼帮我们买可乐汉堡当午餐」N
「现在才10点半唉……」P

◎第二课——刻耳柏洛斯·三姿射击
立姿:诺克特满中*96,伊格尼斯脱靶一*84,格拉迪欧满中*86
跪姿:诺克特满中*100,伊格尼斯满中*92,格拉迪欧满中*83
伏姿:伊格尼斯满中*93,格拉迪欧满中*87

「把伏姿的成绩也做出来,要不然把你那份炸薯条吃掉」P
「住觉(拒绝)」N
「啊啊啊!你居然全吃了!」P尖叫「话说,为什么格拉迪欧的成绩相差好大……」
「手枪太轻,没实感」G
「的确,手枪因后座力和重量比例,比狙击枪更难掌握,况且普隆普特的手枪都有强化过威力,但重量却更为轻巧」I
「感觉普隆普特突然厉害了好多~」G
「嘻嘻」P

◎第三课——并不成功且鸡飞狗跳的Bis系列
「啊,我刚刚吹的好像不是陆行鸟笛……」N
「……」P、I、G
「我好像听到兽群的脚步声了……」N
「…………」P、I、G
「应敌吧……」Bis在N话音中实化,落入同伴手中

普隆普特旅行日记下午一点——
原本一切顺利,由于诺克特错把唤敌口哨当成陆行鸟笛……以致我们奋战了三四个小时才得以脱身。
期间伊格尼斯用冲击波把同伴包括自己在内震飞了三次,尝试了其他的Bis……最后还是因为不称手换成匕首近身作战。
出乎意料的是格拉迪欧用起Bis完全没压力,除了一直搞不清各种按钮和时不时把机器当大剑使外
[陆行鸟无奈],总是帅得像画一样真是不公平。
伊格尼斯为了惩罚诺克特犯下这样低级错误,今天晚餐没肉吃并且负责保养全部受损的Bis。看他可怜巴巴地盯着我盘子里的剑尾鸟肉,我还是说服自己要减肥减肥分给了他一半。

ff15 Bretagne(5)

刚升起的太阳暖烘烘地铺撒阳光,驱散夜晚沉积在地表的寒气,宁静舒适。

「喂!你们四个!快起床!」萨妮雅操着一口大嗓门攀到窗台上,连伊格尼斯下意识飞出的匕首钉在窗框上都不管不顾「检验结果全部出来了!」

「……现在……」被吵醒的诺克特抬起软趴趴的手臂去摸放在床头的手机「有没有搞错……现在才凌晨4.30……」抓着手机的手软趴趴地落在枕头上,语气里满是不情不愿。

「让我再睡会儿……就一会儿……」普隆普特埋头藏在翅膀下,声音闷闷的,完全没有想从沙发上起来的意思。

「难道你们让我在这里念出报告?」说罢,她都开卷成桶状的一大叠资料,深吸气「关于人类变化成未知鸟类现象调查报告!研究协助啊!」声音戛然而止,属于诺克特的手机正中萨妮雅的面门。

「吵死了!给我闭嘴!」说完躺下,掀被过头继续睡。

起床气发作的诺克特……好可怕……

现在是早上七点,萨妮雅博士像往常一样要做好今天实验准备,只不过这次多了一位临时助手。

「把那边的烧杯递给我。不是这个,是50ml的那只!」
「为什么用培养皿的盖子装琼脂?!你高中生物是体育老师教的么?!」
「用嘴吹灭酒精灯想找死是不是!」
「我受够了,你给我出去!」萨妮雅最终忍无可忍,指着实验室的门口「等等,这份副本你自己看去,有什么不懂也不要问我。」

手忙脚乱的接住厚厚的线装报告,诺克特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还是带门退出了房间。

「是不是找回了高中上生物课的感觉,啊哈哈」还是觉得自己无法接受一只大鸟用普隆普特的语气和语调说话。不不不,说什么呢,这只大鸟就是普隆普特呀,也不对,普隆普特就是普隆普特,不是什么大鸟啊……

「呢个……没事吧诺克特?」见王子大人的没了回应,普隆普特不得不把头凑到他面前以确认他的表情。

「没事啊,会有什么事,倒是你站在这么危险的地方,不怕摔下去吗?」

「我刚刚是飞上来的嗫」爪子牢牢扣住了三楼的护墙,就算站的地方有多边缘,普隆普特也可以大胆地做出各种姿势。

「……」

——————————————
关于人类变化成未知鸟类现象调查报告

1.血液样本
与陆行鸟、剑尾鸟的样本对比,DNA相似度均在59%≦X≦61%范围内;
与人类样本对比,DNA相似度约99.8%~99.9%之间;
可判定检验样本所属物种为人类。

2.角质样本(爪子)
长度:约180mm
重量:89.3g
肉眼观察:色黑,有光泽,与猛禽同部位组织形态相似
光学显微镜下观察:对比组织形态,与同类型样本相似

3.角质样本(羽毛)
在对象体表各处取得正羽、绒羽、半绒羽、纤羽、羽冉五种羽毛,各三份
对比各种鸟类羽毛形态,五种羽毛与海雕属的羽毛最为相近

结论:(空白)
建议解决方案:这已经超出了我的知识范围,请求助者自行解决

ff15 Bretagne(4)

*本脑洞清奇……
*自己都想抱着普啾普特各种揉揉揉了~(∀`ฅ*)

——————————————
全速行驶的雷格利亚不到两小时就到达了卡提斯停车休息站,让格拉迪欧陪不方便移动的普朗普特留在车上,诺克特拉着伊格尼斯去找萨妮雅。

「她应该就在这栋平房的二楼……」仰头,伊格斯倾耳细听还能听到各类的蛙鸣声,「萨妮雅博士,我们来了」

「噢噢,终于来了」萨妮雅从阳台探出头,声音里透露一种类似狂热的情绪「他在哪?赶快让我看看!」声音飞快的从二楼来到诺克特面前,没想到她居然敢从二楼直接跃下。

总感觉有不好的预感……诺克特是这样想的。

把博士带到雷格利亚旁,刚好看到普隆普特伸长脖子去看前排的格拉迪欧打网络对战,不时下达关键命令扭转战局。

「这……这个真是奇迹!」萨妮雅用着近乎尖叫的语调冲向普隆普特,无奈是在无法忽略雷格利亚的存在,在车前停下了脚步「大鸟!你真的是那个金发蓝眼君吗?!」

「我不是叫什么金发蓝眼君!我叫普隆普特!」大鸟回头,用装出来的恶狠狠的表情和语气回应道。

「啊啊啊啊啊!它,不,他真的说话了!太激动人心了!!」

「请保持您的形象,萨妮雅博士……」伊格尼斯无奈心叹世界之大无奇不有,面对这种状况非但不觉得可怕还兴趣盎然的女性……

恐怕万里无一吧。

「救命诺克特!快让博士从我身边离开!她太可怕了!」把普隆普特托付给萨妮雅不到三个小时,他就哭丧着脸半飞半跑逃似的回来了,「她在我身上连了好多仪器,手还往我身上乱摸,嘴里念着什么奇迹之类的、好想解剖之类的话,总而言之太可怕了!我不要对着她!」

「普啾普特~你的血液样本我还没有取呢~对了,还有唾液样本和排泄物样本~」是手持针筒的萨妮雅,她追了过来。

「你已经剪掉了我所有的指甲,拔秃了我好几处羽毛!」普隆普特愤怒地控诉道,脊背上的羽毛竖立,身形因此涨大了几分,「还有!我叫普隆普特,不是普啾普特!」

「噗嗤……」不知是谁最先忍不住笑出了声,下一刻房间就被爆笑声充满,「普啾普特,哈哈哈,很合适啊哈哈哈哈」

「抱歉,普啾……隆普特,实在忍不住了,哈哈哈」诺克特屈膝捂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没想到、实在没想到」

定力最佳的伊格尼斯也要强抿嘴唇把笑声压低,好一会儿才用有些颤抖的声音向普隆普特和萨妮雅道,「萨妮雅博士暂时先用目前的样本和数据进行分析,血液样本我们会说服普隆普特的……」

「连伊格尼斯也……」

「等等,我话还没说完」伊格尼斯重新坐直了身子,「除了血液,普隆普特不需要再提供其他样本,这是我们四人的共同要求,希望博士理解」

萨妮雅从针管上拔下粗大的针头,碎碎念着「至少让我把样本采齐嘛……科学这么严谨的事可不能随便……」

「不行」

「切,知道了」

ff15 Bretagne(3)

*恭喜触发支线“毛绒绒的同伴”,鸟化后的普朗托行动十分不便,在旅途的过程中向有阅历的人打听治疗的方法,尽快让普朗托恢复原来的样子吧(´・ω・`)ノ
*呢个……因为是轻松文,虐神马的大概不会有

——————————————
「伊格尼斯,是要寻找前辈们或者有研究经验的人吗……这个范围太大了,会浪费很多时间。」很少坐上副驾驶位的格拉迪欧发问道,顺手开了一罐依波尼放到了伊格尼斯手边的饮料格中。

「我也考虑过这个问题,打算从身边认识的人开始。」微微点刹后,雷格利亚流畅地拐进通往卡提斯停车休息站的公路,「首先要找的话……萨妮娅博士应该是个很好的选择。」

「那个爬虫研究女?噢天,她要我找的彩虹蛙到现在连影都没见着……」诺克特有些自暴自弃地用力挠了两下后脑,「话说伊格尼斯怎么知道她在卡提斯的?」

「别人好歹也是博士,唉算了……在第二次遇到她的时候就留了联系方式,以她的见识应该能在未来帮助我们解决一些我们力所不及的事情。」

「真不愧是伊格尼斯~想法总是这么的周到~」普朗普特忍不住赞美了一下伊格尼斯。这次他鲜有地没有像以前那样喋喋不休,眼球随着车外不断变换的景色而移动,仿佛找到了新的乐趣。

「嗫,普朗普特」

「纳尼?」不得不说湛蓝色的鸟瞳比起人类的来说更有压迫力,起码普朗普特转过头像平时那样直视他时,诺克特承认自己有一瞬是被震慑到了。

「没什么,只是在好奇你看些什么这么入神」诺克特忍不住伸手挠了挠普朗普特毛绒绒的后颈,心里在庆幸没把那些话说出来。

如果你恢复不了怎么办?周遭的人们能理解承认这样的你吗?我又应该怎么帮你适应以后的生活……诸如此类的一大堆问题蜂拥进诺克特的大脑,让他仿佛又回到了被头疼折磨的日子。

「我现在能看到好远的地方唉,啊,看到田鼠被野兽叼走了。」

「哪里?我没看到」诺克特顺着普朗托的视线看去,映入眼中的除了绿色还是绿色,完全看不到他所说的场景,「普朗托这样也能看到,变得更厉害了」

「嘻嘻,超厉害对吧~」

坐在前排的两位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真该向六神感谢他们两个对事实超乎寻常的适应力了,同时也希望他们看起来就像表面那样乐观。

讨伐之后·Bis课堂①保养

*盯着装备面板发呆后的产物
*某位太太的黑框眼镜普酱设定很棒!【只记得图有权限,ID忘了(≖͞_≖̥)】
*私设脑壳的空间只能用于储存,除幻影剑这种特殊的存在外,其他武器取出使用依旧会磨损滴
————————————

四人团队中,每人各司其职,各有各的长处:格拉迪欧负责野外生存和警戒,伊格尼斯拥有条理清晰的头脑和高超的料理能力,诺克提斯除做饭外相对全能但由于个性使然只在钓鱼方面表现优异……

而普隆普特,近乎百发百中的枪法弥补了他力量上的不足。这位路西斯一般群众对机械方面有着非同寻常的兴趣和天赋,同时拥有不错的拍摄技巧,给大伙儿的旅行增添了不少乐趣。

寻找幻影剑传承、承接猎人任务、清除路西斯的隐患等等都伴随着一系列的战斗,必定会让经常使用的武器产生磨损。普隆普特决定用这一整天的时间彻底为自己的武器做一次检查保养,为此他早已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喊来诺克特让他唤出一套数量类型多得有些超乎想象的工具,同时还有六台的机械武装Bis。它们被逐一排放在房间的地板上,颇有一种壮观感。

「真罕见,你居然还留着眼镜」诺克特伸手取出混在工具中的眼镜盒,晃了晃「不是说不戴了么」

「因为不需要再对着书本作业了啊,加上我又不是近视,平时不带也不会影响生活」盒中是一副黑色的粗框眼镜,比起普隆普特印满LOGO的警卫队战斗服,可谓是中规中矩。

「我记得你最近的体检报告上写的是……左右眼屈光大于正一小于正二,眼轴小于正常值……之类的」格拉迪欧拿起一瓶防锈剂上下摇晃,听里面钢珠的碰撞声。

「是中度轴性远视,也就是远视眼」一到休息日就依波尼不离手的伊格尼斯说道「这是屈光异常中比较常见的一种。人出生时,眼轴均短,随着身体的发育,眼的前后轴也慢慢增长。有些人会受内在因素和外界环境影响,使眼轴不能达到正常的长度,即成为轴性远视。」

「真不愧是博学多才的军师,虽然还是听得不太懂……额」刚想对着其中一台Bis喷防锈剂,手中的铝罐就被普隆普特一把夺下,并挨了一个没什么杀伤力的眼刀。就此,格拉迪欧打消了提出帮忙的念头。

虽说它们是没有生命的机械,但也需要细心的保养呵护。只有对它们好,它们才能在关键时刻发挥出最大最好的能力。——普隆普特

「行了普隆普特,别用这种严肃得像个老头的语气讲话」诺克特熟练地将声波发生器布满划痕凹陷的外壳拆下,露出错综复杂的机械线路、紧密咬合的金属齿轮「感觉超奇怪」

不满地挥舞了一下扳手,普隆普特麻利拆下一些需要更换的零件「我才20,像老头什么的好过分!」

诺克特和普朗普特不需要过多的交流,一台Bis在半小时内就经历了一趟从拆分到重组的过程,连格拉迪欧也不得不佩服他们两个之间配合无缝。

如果在战斗的配合度也能这么高就好了……

——————————————
「不用战斗真是让人安心~」细心擦拭着宝贝相机的镜头,桌面的绒布上是保养好的配件。就算保护得再好,战斗中也会不可避免的有些磕磕碰碰,像这样的日常保养十分必须。

鲜有地专注去看普隆普特的保养过程,格拉迪欧时不时指着一些小零件询问它们的作用,得到的答案都能让他心满意足「普隆普特为什么会喜欢上拍照?而且用的还是老相机」

「嗯,各种各样啦……能留做纪念的同时不伤害事物本身把美丽的事物拍下……」心不在焉的回答着,眼神有些飘忽「啊,诺克特今天要跟你一决高下!」

「好啊!」刚洗完澡的诺克特爽快答应,似乎对格拉迪欧的问题毫不知情。

「你们两个别把话题扯开啊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