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麟hupo【神隐ing】

记录幻想世界

ff15※鹰与守护※其九

*能写多少就放多少,每篇字数不定
*涉及守护者剧透、轻微剧改及大鹰(鹫)外貌改变,慎

——————————
空气中飘荡着一股淡淡的香味,我无法形容它带来的感觉,但起码不令人反感。旁边的大鹫明显也嗅到了,他仰头扇动鼻翼寻找味道的来源。

大鹫带着我跨越残墙,下落,尚未蒸发的积水溅湿了四蹄,未知的香味更加清晰……从一旁的房间源源不断地飘出。

[这个味道……]诺克特俯身把自己的头塞进对于大鹫来说无比狭小的门中,无论普隆普特怎么呼唤都无法让他舍弃对香味的追求。

“诺克特!快出来不要往里面拱了!你又进不去!”普隆普特爬下他的背,双手抓住他的尾巴往外拔试图唤回诺克特的神智,“再用力也不行!”

[咕噜噜……]大鹫的回应已经变得莫名其妙了,普隆普特意识到不把这些味道驱散,他们便无法继续前进。进入房间,扑面而来的浓郁香味让人感到窒息,普隆普特艰难地在足以遮挡视线的绿色烟雾里观察着四周。

放置在轨道的硕大铁壶,烟雾正从壶口源源不断的往上冒。铁轨上方有已经腐朽只剩一半的木质悬架,高度刚好在壶的上方……惊喜地发现铁壶居然自带盖子。

遗迹破旧,轨道却依旧噌亮,连小个子的普隆普特都能把铁壶拖拽到房间中部。追逐香味的大鹫从门里拔出头,然后又把头塞进距离壶最近的门……普隆普特无奈地抹了把脸,天,诺克特现在的样子太蠢了!不过该怎么上去呢?

普隆普特跑出房间试图寻找可供攀爬的阶梯,可惜没有……倒有一大片绿绿葱葱的爬山虎,从屋顶一直往下生长蔓延。这种植物在生长的时候便把气根深深扎进了石缝间,还有不少由卷须演化的粘性吸盘牢牢吸附在墙面,普隆普特可以放心地利用它们到达房顶。

狭窄的烟囱洋洋洒洒地往外喷着绿烟,从这里下去有点高,落地时给脚部带来的反震力让普隆普特闷哼出声。身上的符文似乎在起作用,刺痛感很快消失了。

轴承有些生锈,颇有重量的盖子需要撞击才哐当合上。失去了源头,房间里的烟雾逐渐消散。大鹫的神智也恢复正常,把头从门洞里拔出,一时间羽毛飞旋。

普隆普特趴到大鹫的鼻梁上,伸出四根手指在他眼前晃了晃:“诺克特,这里有几根手指?”

[四……]诺克特抬起后爪去挠后脑勺,想必刚才拼命钻洞的时候把脖子弄疼了[该死的,这香为什么现在还会有……]

“闻到就会控制不住自己?”

[差不多,会产生一种特别想要得到的感觉,本能地忍不住追着味道跑……啊啾!!!]大概是残留的香味在作怪,诺克特毫无征兆地打了个大喷嚏,普隆普特差点从他鼻子抖下来,[快、快下来……啊啾!!]

“呜哇,诺克特居然喷我一身,好嫌弃”普隆普特驾轻就熟地沿着羽毛落地,刚回神,诺克特就献上了第三个喷嚏的附属品。

[对不……啊啾!!]
“你还是去洗洗鼻子吧……”
[啊啾!!]

评论
热度(4)
© 墨麟hupo【神隐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