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麟hupo【神隐ing】

记录幻想世界

ff15※鹰与守护※其八

*能写多少就放多少,每篇字数不定
*涉及守护者剧透、轻微剧改及大鹰(鹫)外貌改变,慎

——————————
有什么在黑暗中袭向了普隆普特,抵抗之下还是趁机钻进脑海……是一段似乎不属于自己的,破碎的记忆。

记忆里面,看到自己在夕阳下的天空中飞行,还扣着面具的紫眸大鹫,用锋利长矛与大鹫对峙的村民……接下来是猛然出现耀眼的闪电,在耳边响起的雷鸣和凌厉的风啸……

最后画面是昏迷的大鹫正被什么人搬运到什么地方,随后记忆戛然而止……一开始缠绕自己的困倦感也消失无踪,身体的控制权也逐渐回归手中。

“唔…好晕…”普隆普特爬起身,让眼前有点发黑的眩晕感不断提醒刚刚发生的一切。晃晃悠悠地扶着脑袋站起身,手上空空的感觉才得知那面奇异的镜子已经丢失不见,顺着看向小臂,上面的符文也出现了不少的变化。

普隆普特轻喊旁边昏迷未醒的大鹫,未能得到回应,不过见他起伏平稳的呼吸似乎也没什么大碍。去看曾经让大鹫发狂的天线装置现在暗淡无光,保护它的铁笼扭曲变形,凹陷的形状与诺克特的犄角八分相似。

顺着阳光抬头看到新的景色,然而四周并没有可供攀爬的墙壁,那扇铁门的开关也不知在何处,看来要继续前进就必须借助大鹫跃上更高处。普隆普特有预感,之后的行动中他们会更离不开彼此……

站在铁门前往内张望,看到四个一动不动的盔甲,尽头隐约有下彻的光束,可是门的开关在哪?回头,无意中看到诺克特长长的尾巴垂到下层,到下面看看吧。

顺着尾巴慢慢地下降,还能感受到那些羽毛被扯动时刺激神经产生的抽动。下层有一条不太显眼的水道,足够普隆普特匍匐通过,顺利从下方穿过铁门到达房间范围。

这下离房间里的盔甲更近了,它们明明没有一丝生气却散发着诡异的气息,普隆普特决定不去主动招惹它们。水道幽暗,流动的水也在逐渐带走体温,普隆普特加快了速度离开水道,顺利打开铁门。

万万没想到,在普隆普特踏进房间的一刻,没有血肉支撑的盔甲们动了,拖着哐当作响的身躯向普隆普特扑来。

“诺克特!快醒醒!救命啊!!”一种类似看到尸体动起来的惊悚感让普隆普特惊叫,跌跌撞撞地喊着大鹫的名字跑向诺克特,“诺克提斯!!”

睁开的紫眸如炬,大鹫翻身从普隆普特的头顶越过将跑在最前的盔甲踩到散架。悬桥通道对于诺克特来说挺窄,诺克特只消蹲着就完全堵住,两三下便将剩下的盔甲拍落深渊。

“诺克特好棒!”少年抱住诺克特的大爪子往上面蹭,“已经没事了吧。”

[不要让那些魔导兵抓住你,被它们带到门里面你就完蛋了。]大鹫一动不动接受普隆普特的抚摸,淡黄的瞳孔里是满满的享受,[我知道你还有很多疑问,如果到达白塔时你依旧找不到答案,我会一字不漏全部告诉你。]

“我现在问可以吗?”普隆普特抬头,“比如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那些魔导兵是怎么回事?还有还有诺克特为什么会受那个天线的影响?”

[……该出发了]诺克特歪了歪脑袋,一副装傻的模样。

“唉~诺克特好狡猾~”普隆普特用力去揪诺克特腿上的羽毛希望他妥协,然而诺克特对此视而不见,干脆低头叼崽子似的叼起少年。

跳跃升腾,年久失修的遗迹支撑不住大鹫的体重,后脚刚落上去便坍塌了一半,引得普隆普特惊呼出声:“要掉下去了!要死了!”

[你的嗓门还真大,小不点……]诺克特蹬着后腿发力,有些艰难地抠住石缝,背上的小翅膀也在扑腾着(虽然普隆普特并不认为这样会起到什么作用)往上用力。

“我都说我叫普隆普特。”
好吵……诺克特有了把他直接塞食囊的想法。

*卡文卡到飞起

评论
热度(5)
© 墨麟hupo【神隐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