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麟hupo【神隐ing】

记录幻想世界

ff15※鹰与守护※其七

*能写多少就放多少,每篇字数不定
*涉及守护者剧透、轻微剧改及大鹰(鹫)外貌改变,慎

——————————
接住少年抛向自己的木桶吃下,诺克特相信普隆普特已经爱上了这种投喂游戏,从每次发现木桶时就会变得亮晶晶的双眼就看出来了。不过普隆普特的眼睛可真是漂亮,那蓝色像极了午后的晴空。

“里面的开关好像能打开这扇门,可是我也过不去……”普隆普特尝试侧身挤进铁闸间的缝隙,无奈也连自己比常人瘦小都身躯也挤不过去,“不知道外面的窗户相不相通。”

[上去看看不就得。]诺克特俯下身,用鼻子蹭了蹭少年。

“好痒哦,诺克特~”普隆普特顺势抱住了他的大鼻子,诺克特便抬起他的头把普隆普特送到窗台上,鼻子上绒毛在磨蹭间带来痒痒的感觉,“这算是在举高高吗?哈哈”

[这个在你们人类叫举高高吗?]诺克特艰难地看着位于鼻端盲点的少年,殊不知自己化作斗鸡状的眼睛直接逗笑了少年,[为什么笑了?]

“诺克特你真的好可爱~我们一般将把对方举过头顶的动作叫举高高哦~”普隆普特笑着想出了答案,“我现在过去看看,诺克特要乖乖在这边等着。”

[注意安全。]少年匍匐通过仅作为通风的窗口,起身后一晃便不见身影,诺克特忍不住叮嘱了一声。

“呜哇,这里好高!”普隆普特的声音穿过通风窗,他正在努力在脚掌宽的装饰上贴墙行进。身边没有了能随时伸出援手的大鹫,普隆普特显得十分紧张,不得不用衣服搽去从手心泌出的汗液。

不过他因此发现身体好像跟平时不太一样了,没吃早餐的他本应饥肠辘辘,但现在却除了嘴唇有些干燥外一切正常。还有力气和体力都莫名增长了许多,如此不停歇的上蹿下跳居然不觉得有多累……难道是身上的图腾在起作用,待会儿问问诺克特,或许他能回答我的疑问。

单手悬挂,侧身对准不足一米远的通风窗,松手的同时双脚用力蹬踢墙面,另一只手趁机攀住对面窗台,双手抓紧后普隆普特赶紧爬回室内给诺克特开门。

[小不点真灵活。]见到普隆普特顺利绕到门的另一边,诺克特放下了扒门的左前爪。随着机关联动的金属脆响,铁门慢慢升起。

“别看我这样,我现在可是村里数一数二的爬树小能手。”虽然小时候胖得不像话……普隆普特有些心虚,眼神飘向一旁,意外地看到了两只飞舞的荧光蝴蝶,“诺克特,要再来一桶么?”

普隆普特对于找桶兴致勃勃,拔萝卜般从地里拽出圆桶,大鹫变成亮白的瞳眸告诉少年已经做好了准备。抛掷、接住、压碎、吞下,大鹫显得心满意足。

雷电蜂鸣,击碎木门,这次前进的必经之路上出现了新的事物:复数的铁杆从围绕成圆形的大理石柱中向上延伸,在高处相聚焊接在一起,像极了放大版的鸟笼。普隆普特对这个特殊建筑抱起了好奇心,沿着大理石外突的浮雕往下爬,看到一个长相奇异的装置。

它被铁笼保护着,眼看着与手上的镜子质地有八分相似却造工粗糙,一圈一圈构建出的形状像只有横向线条的细颈大花瓶,还是倒扣的那种。如此近距离的观察,装置也没有做出任何有害的反应,普隆普特决定喊上诺克特继续前进。

[普隆普特,远离这里!]诺克特匍匐在装置上方,紫眸怒睁。他一跃而下低头想要叼起少年逃离,装置却在他落地的瞬间启动,肉眼不可视的信号扩散。

诺克特的双角与信号发生了共鸣,直接在脑海里响起的尖锐噪音让他痛苦地失声嚎叫。

“诺克特你怎么了?”见此异状普隆普特很担忧,像平时那样要去抚平炸起的羽毛,换来的却是大鹫愤怒的啸叫。

“诺……克特?”大鹫的突然起跳,少年被一下子带倒在地上,跟带着面具的时候一样,诺克特听不到他的话了。面对眼前对自己释放敌意的巨兽,普隆普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声音颤抖。

这不是诺克特!翻身躲过攻击,普隆普特慌忙远离大鹫,可惜大鹫的速度不是少年两腿能比得上的。大鹫只消一个跳跃便追上了少年,一口含住了他整个上半身。大鹫口腔里粗糙的角质层刺激少年拼命挣扎,但也无法阻止失控的大鹫。

身上符文粘上唾液后在不受控地发热,无法抵抗的困倦感席卷脑海,黑暗迅速蚕食了意识,随后被大鹫三下五除二吞咽下肚。

评论
热度(6)
© 墨麟hupo【神隐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