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麟hupo【神隐ing】

记录幻想世界

ff15※鹰与守护※其六

*能写多少就放多少,每篇字数不定
*涉及守护者剧透、轻微剧改及大鹰(鹫)外貌改变,慎

——————————
美景也只让好心情维系了一小段时间,他们依旧没有脱离被困的处境。普隆普特在小树林中绕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可以继续前进的道路,甚至连可以让他匍匐通过的洞穴也没有,莫名烦躁的情绪在蔓延。

[普隆普特,你在急什么?]坐在崖边悠闲吹风的诺克特舒适的闭上了眼睛,任风儿在身上掀动每一根羽毛。

“没有路了,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普隆普特小跑到大鹫身边,抚摸他柔软的羽毛寻求安慰。

[这只是对你这个小不点来说。]慢悠悠地踱步到对于人类而言高不可攀的残墙前,后脚一蹬便已到狭窄的墙头,转身再落回少年身边。下落产生震动与巨响实在想象不到大鹫拥有着与身形不符的灵活性,[像这样……你可以抓住羽毛,我带你过去。]

“哦哦!”普隆普特跳起来抓住诺克特前胸的羽毛,被重物揪扯的微痛感让诺克特稍稍不满。升腾、下落,短短几秒的时间里少年体验了一把二十多米落差的快速升降。笼罩全身的失重感、耳边全是变得凌厉的风啸声……还有诺克特沉稳有力的心跳声……

低吼突然而至,诺克特不安地半张背上的翅膀,羽毛悉数立起将少年淹没,眼瞳中的深海之色已经换作敌对的怒紫。而敌对目标竟是一块被塑造成彩色独眼的六角琉璃,普隆普特实在说不出这块死物有何威慑感。

“怎么了,只是一块很大的琉璃。”落到地上,普隆普特走过去握住琉璃边框的铁质扶手,“你害怕这个吗,诺克特……”

[是讨厌,十分讨厌!]就像猫儿遇到陌生的狗狗,诺克特低垂了耳朵、羽毛炸起让身形涨大了几分。

看着止步不前的诺克特,普隆普特只好选择将琉璃独眼用力推落悬崖。直到听见清脆的破碎声,大鹫炸起的羽毛才得以恢复到原本的平整。

“这样就好了。我尽力去做我能做到的,如果没有诺克特我也会一直受困。”少年继续前进,别在后腰的镜子随着他的脚步左右摇晃。

[嗯……]诺克特回想之前走过的短短路程,发现他们几乎都是相互依靠着前进。

如果少年没有了大鹫,那么普隆普特就无法跨越那些残墙断瓦;如果大鹫失去了少年,那么折断翅膀的诺克特操纵不了自己的雷电,也无法从那些只允许人类通过的缝隙中开启机关和翻出补充能量的木桶。

这个遗迹里面有什么危险,诺克特实在太清楚,加上诺克特擅自离开了那个洞穴,他不会轻易放过自己。如果再次被戴上那个面具的话……恐怕永远也等不到下次逃脱的机会,而且小不点也会被……

一番思考,诺克特的眸子暗了暗,跟上对此一无所知的普隆普特。至少,在他能再次飞起来之前,他都必须保护好少年。

评论(2)
热度(2)
© 墨麟hupo【神隐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