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麟hupo

记录幻想世界

讨伐之后·陆行鸟之踪

*灵感来自一个嗑药追逐陆行鸟的视频
*up王子的陆行鸟是白毛的,叫白
*最近家附近的野猫出没有点频繁,而且经常半夜吵架争地盘

——————————
「多谢了」一天的奔波讨伐,诺克特一行终于能在车轮旅馆停下脚步。
「谢谢啦,陆行鸟~」
「辛苦了」古拉迪欧拍了拍陆行鸟的小翅膀,因为力道没控制住,被糊了一脸羽毛。
「伊格尼斯,今晚把新食材料理试试」
「赞同!期待是什么味道的~」
「那你们都要帮忙,要不然没得吃」
「是~」
「知道了」

吃过晚饭,例行一次全员对战,大获全胜的普隆普特提出了一个疑问:当我们在旅馆休息的时候,陆行鸟们会去哪里呢?

「会回去陆行鸟驿站吧,毕竟那是它们的家」古拉迪欧还在生死的边缘线上挣扎,就算是落下个最后一名也想让分数好看些,「可恶,怎么这么难缠」

「但是在锤头鲨的时候,陆行鸟们也是一叫就到唉……」普隆普特托腮陷入沉思,「这么远的距离,不太可能吧」

「这样说也对哦」诺克特继续刷着网页,屏幕上满满是陆行鸟的资料链接,「有点在意」

「嗫嗫,诺克特,反正明天有空,要不去一探究竟?」普隆普特靠向诺克特询问道,无意撇见他手机的内容,心情不住愉悦。

「可以啊,权当放松放松心情。」诺克特打了个哈欠,饭后的困意逐渐升起,「古拉迪欧和伊格尼斯明天如何打算?一起吗?」

「新食材可以尝试更多的方法烹饪,雷格莉亚要好好洗个澡,古拉迪欧久违的也该打理一下他过长的胡子了」伊格尼斯从杂志上移开视线,一则不起眼的报道倒是让他想到处理食材的新方法,

「我觉得这样挺帅啊……」古拉迪欧摸过自己的下巴,脸上的疤痕连同沉思的表情给他平添几分肃杀之感「在雷斯塔伦的时候,不少女性还夸我帅呢」

「她们没提及过你的胡子」已经半个身进了房车的诺克特不冷不淡回应,让古拉迪欧呆愣了许久。

————————————
「金发金发,你那边的动态如何」诺克特背靠树干,微微露头盯紧不远处的白色陆行鸟。

「报告鱼竿,我强烈要求换一个代号」普隆普特距离诺克特十几米远的巨石后观察同一目标「啊,它把赤蝎吃了,是在补充蛋白质么」

「那鱼竿又是什么鬼啊」一下没控制好音量,陆行鸟警惕地抬起头四处张望「糟,白察觉到了」
它丢弃进食到一半的蝎子,迈腿狂奔。诺克特试图用瞬移追上,无奈耐力不足,也只能见那抹白色渐渐把自己抛离,最后隐匿在密林中。

「失……失败了……」好一会儿才追上来的普隆普特撑膝喘气,不得不佩服陆行鸟的体能比人类强多了「说起来,它更像在漫无目的地四处逛」

「是啊……呼……重新来过确认一下吧」直起腰重重呼吸让脱力的感觉逐渐消失,诺克特拉起普隆普特往开阔地走去「用计划B」

这次,两人带着望远镜爬上了反重力形成巨大的石弧桥,居高临下观察的没多久才骑行完毕的陆行鸟,白色的羽毛在墨绿的丛林中尤其显眼。

有时见它在丛林中追逐着什么,速度忽慢忽快。不小心误入饕餮群的觅食区域,它用有力的足爪和啄击自卫,游刃有余地离开。

「诺克特,听维兹大叔说,陆行鸟本来是用在战争上这个是真的吗?」石弧桥很高,从这里可以一览陨石坑的全貌,盛开的水晶之树在斜阳下焕发美轮美奂的莹白色光芒。

「嗯,从路西斯有历史记载之前」诺克特看着绝美的景色,露出怀念的神情。小的时候,雷吉斯时常在床边给他叙述一个个久远却依旧生动的故事,那是他跟父亲之间最美好的回忆。

这时,白停了下来,在一块石壁边伸长脖颈来回张望,不时晃动整洁的蓬松尾羽,引喉发出声声清脆的啼鸣。

不同平常的举动引起两人的注意,普隆普特开始抱怨望远镜狭窄的视野。「诺克特,那个那个,是陆行鸟么?」一抹深黄在不远处跃动,同样摇动着尾羽向白靠近。

「让我看看」接过普隆普特递来的望远镜「没座鞍,也没有其他人工的记号,没错的话它是野生的陆行鸟」

两只陆行鸟试探着相互靠近,像在跳人类的交谊舞般以对方为中心打转,摇晃尾羽的频率逐渐一致。随着时间的推移,互动越来越多,高难度动作层出不穷。

许久,它们最终靠在了一起,修长的脖颈相互磨蹭,发出愉悦的鸣叫。

「啊……连陆行鸟也这样……」普隆普特无奈捂脸「回去吧,诺克特…………诺克特?」不知是太困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诺克特靠在普隆普特的肩上直接睡死过去了「又来了,诺克特的暴睡症……怎么办,这么晚回去肯定会被伊格尼斯说的……」

——————————
「然后,这就是你们两个凌晨一点才回来的原因?」手肘撑膝,伊格尼斯露出的眼神十分不悦「最糟糕的是,你们两个居然会忘记给手机充电……你们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对不起,伊格尼斯……没有下次了……」普隆普特心虚地挠着后脑,用手肘撞了撞身旁眼神迷糊的王子「诺克特,你也说些什么啊……」
「……好饿……」N
「……」I
「……」P
「唉……厨房有点心,自己热了吃吧」I
「谢谢伊格尼斯~」P
「……谢谢」N,依旧睡意朦胧……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