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麟hupo

记录幻想世界

ff15 Bretagne(1)

*既然有喵克特,为什么不能有普啾普特
*每次炼魔法都想把所有东西都扔进去试试
*好孩子千万不要去吃奇奇怪怪的东西啊
*作死开坑了,本脑洞清奇……
     原谅我_(:3 」∠)_ -••*'``*:.。. .。.:*•
————————————————

今天是一个难得的大晴天,气温湿度都让人体感到十分舒适,但被严肃怪异的气氛笼罩着的四人,没有心情去享受这美好的一天了。

「Noct,请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是Ignis一分钟里第三次扶正眼镜,镜片的反光让人看不清那双蓝青色的眼睛。

「那个……我也不知道……大概……」Noct心虚地挠了挠后脑,反翘的头发更乱了「Prompto可能是吃错东西了。」

「Noctis殿下」Ignis的语气带上了不容置否,Noctis知道那是他即将生气的前奏。

「昨天晚上他不小心把我随手做的饮料喝了,当时还说了味道有点怪……」noct拿出还剩一半的饮料递给ignis,黛色的液体在晃动中反射点点银光。

拧开瓶盖,奇异的味道扑面而来,让ignis的眉皱得更深「这让我想起你高中时期的公寓。」

「哈?无论听起来还是看起来都觉得糟糕,prompto到底是怎么把这鬼东西喝下肚的?」gladiolus终于放弃揪出把自己死死裹在被子里的prompto,注意力转移到那瓶看上去很不详的液体上,「呜哇,闻起来的味道更奇怪!」

「好烦喔你两个,妇唱夫和么」Noct不耐烦地吼道,连着躲在被子里的prompto也不可闻地抖了一下,「是我做出这种鬼·东·西真的十分抱歉了!」

「大伙……不要吵了……」prompto终于从层层包裹的被子里探出头,「快想想办法啊……」他的声音听起来快要哭了……

虽然已经做好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他们依旧无法从脑海中搜索到能表达出目前感受的词汇,三人的思绪还是像被铝制棒球棍敲了一般不出所料地卡壳了。

一只黑色的大鸟……

noct暂时只能这样形容现在的prompto了,有点庆幸那鬼东西没有让prompto失去与人交流的能力。

看着对方碧蓝的双眸,noct无意识地掐紧了双拳。如果我没有做出这种东西的话,如果我能及时制止他喝下的话,根本不会发生这么荒唐的事……

「noct……这不是你的责任,如果昨晚我没执意去尝试的话,事情同样也不会发生。」prompto试图用那双完全与人类大相径庭的鸟足站起身来,化作双翼的手臂不自觉地张开保持平衡,「我不会拖累大伙的,只需要一点点时间……」

就算变成如此糟糕的模样,Prompto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同伴,原本就有些自卑的他情绪跌入了低谷,「就算大伙……丢下我也没关系……」

「Prompto Argentum!你脑袋里装的是胡萝卜么!」noct不由得怒吼,「我们一定会找到解决的方法!在此之前,我不允许你说出泄气的话!」

prompto觉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他现在的表情一定难看到爆了,「不好,太过感动眼泪都快出来了……」

「谢谢,大伙。」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