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麟hupo

记录幻想世界

讨伐之后·烟火为巢

*总感觉很流水啊,一写战斗文风就开始不对劲_(:3 」∠ )_

————————————————
这是诺克特一行再次来到这个位于大陆边缘的火山地带,据协会猎人们带来的零碎情报来看,他们在火山侧面遥遥看到一条蜿蜒的山道,从表面看那似乎有着人工开凿的痕迹。

有不少猎人都为此以身犯险,他们相信那里有着能让人一夜暴富的古老财宝……然而不要说寻找财宝了,火山如此极端的环境就已经吞噬了无数生命,更不用说那还栖息着一只与烟火为邻的巨鸟——祖。

「听饭店的老板说,祖是特指对它的称呼,并不是一个族群名字」整理着情报,时不时在笔记本上用笔勾出重点,「看来这里的人十分敬畏那只巨鸟啊」

「那里……绝对有王之墓」诺克特说,虽然因炎热变得表情丰富的脸并没有什么说服力。

「那去看看一切就清楚明白了」啃着烟熏腱子肉,格拉迪欧有些口齿不清。那可是传说中的祖啊,如果能击败它必定能在自己的人生篇章添上浓重的一笔。

只有普朗普特沉默着。他用叉子挑动盘子的腱子肉,眼神有些飘忽地看着远方的火山,那喷薄而出的漆黑烟雾似乎从来没有停息过。

「怎么不吃了普朗普特,难道不喜欢?」格拉迪欧手中的腱子肉大半已经进到了他的胃。

「……啊?啊,不是啊……」普朗普特愣了愣才回过神,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愉悦起来「这个料理很好吃啊,只是天气太热会影响胃口啦~加上吃太多会胖不是~」

「哦哦,这样的话不介意我把你那份也吃掉吧」

「嗯,可以」起身,把自己的还剩大半的腱子肉整盘推给格拉迪欧「我去四处走走,这里感觉能拍到不少好景色」

等到普朗普特走远后,格拉迪欧立刻受到了两道目光的瞪视「别用这种眼光看我,我只是如他所愿而已」

为了尽可能节省更多的体力,他们是骑着陆行鸟来到山道的入口,诺克特还抱着一丝侥幸心理想直接让陆行鸟进火山。果不其然,陆行鸟一个急刹差点把他甩下去。

很好,普朗普特的相机里再添黑历史。

「好热啊…这里…感觉快要融化了……」进入山道后,热度蹭蹭蹭地往上涨,诺克特一把抹掉脸上的汗水还有火山灰「这样的地方也生活着野兽啊」

「是的呢……」普朗普特有些大舌头地应和一声便再无声息,这让诺克特有点不习惯。

「注意!」不知谁突然大喊,三只剑尾鸟破空俯冲而下,明显状态不佳的普朗普特只能匆匆格挡,被强劲的力道撞倒在地上。猎食者永远最喜欢倒地的猎物,不远处的两头双足飞龙嘶吼着扑向普朗普特。

反应最快的诺克特扭身甩出匕首,利刃准确地刺入飞龙相对脆弱的脖颈,细碎的蓝光亮起,不留余力的踢击加上瞬移附加的力量让匕首齐根没入血肉。

另一把匕首脱手却被第二头飞龙拧头用角弹飞到半空,瞬移,水晶的碎片在手中拼组成长枪。全身势能释放,长枪在飞龙的哀嚎中透胸而出钉进石中,一击毙命。

诺克特快速解决完两头飞龙普朗普特才回过神来,子弹贯穿想要再次俯冲的剑尾鸟的头颅。

「哈、哈哈……居然有龙……我们好像在玩NPC游戏唉……哈哈哈」普朗普特瘫坐在地上,从进入火山地区就开始的不安与压力一下子爆发出来,声音崩溃颤抖……

「很像不是」诺克特一把拉起普朗普特,看着他手臂上的擦伤微微皱眉「不好好保护自己,游戏就输了」

说话的期间,伊格利斯和格拉迪欧已经结束了战斗。辛亏有伊格尼斯打听不少情报整理出了大致的路线,才不至于迷失在九曲十八弯的山道上。

顺利来到圣标,太阳依然高挂,大家还是默契地选择扎营提早休息。在保证大家能填饱肚子外,伊格尼斯还特意多做了一道大豆旅人汤,理由是「大家要好好吃饱饭才能有力气战斗」

第二天,
普朗普特的状态明显好多了,会像以前那样吐槽诺克特的技能、格拉迪欧的身材、嗡嗡叫的大虫……还知道不能得罪伊格尼斯这位“衣食父母”。

但在看到那巨大的鸟巢时,他…不,他们都屏住了呼吸。三颗两人合抱的蛋就这样躺在巢穴中央,透着暖意。

祖不在……刚想松口气准备跃下鸟巢,却被普朗普特抱腰扑倒在地,诺克特措不及防地被糊了一脸土「好痛!干什么?!」

「诺克特,你、你看那个!感觉要飞过来了啊啊!」是归巢的祖!它怒吼着,巨大的翅膀卷动着旋风,极速向众人逼近!

「快趴下!」伊格尼斯扑了过去,将两人死死护在身下,险而陷之地避开了祖的攻击,被抓碎的石块落了一地。

普朗普特仰头看着在天上盘旋的祖,身躯在地面上投下庞大阴影「那个不可能打得过吧…」

「打得过,一定打得过!」诺克特揪住普朗普特的后衣领跃下巢穴,并成功让普朗普特发出了走音的惊叫。

召唤出大剑,格拉迪欧自信满满「如果没有获胜的决心我们也不必站在这里!」

「准备全员突击!」轻巧的匕首投掷击中目标,战斗拉响。

事实是,
战斗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艰苦,除了格拉迪欧一开始冲的太前被掀飞了一次外。诺克特爆发幻影连携将本就不擅长地面战的祖击倒,脑袋近距离地挨了一记普朗普特的Bis暴击冲击波,然后它彻底晕过去就没有然后了……

当鬼王之驾化作水晶融入诺克特的力量时,普朗普特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这样会疼吗?」

「不会呀」诺克特歪头疑惑地看着好友「就算疼我也会接受这些力量,这是我的责任」

「责任吗?」张开手掌,保养良好却未曾使用过的执法者落入手中,自言自语道「明白了,我想我现在……能配得上这把枪了吧」

————————————————
「伊格尼斯,为什么不把祖直接除掉?」饭后,格拉迪欧询问伊格尼斯,他觉得十分困惑。

「祖虽然恐怖,却并没有过主动伤害人类的记录,它攻击我们也只是为了保护巢穴和自己的后代。」

「但如果它真的无害的话,也不会出现在讨伐名单上吧」

「可能是因为宝藏……亦或者只是某部分人的恐惧」伊格尼斯停下了手中的笔「而且这里没有关于使骸的讨伐委托」

「你是说祖消灭了使骸?」格拉迪欧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也不能这样说」浅抿咖啡,伊格尼斯合上笔记本「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如果祖死去的话那些藏匿在火山岩石中的野兽们会一窝蜂的地涌向人类的世界吧」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