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麟hupo

记录幻想世界

讨伐之后·未满

*算是OST吧……我觉得故事结束得太匆忙,倒是留下了很多想象空间
——————————————————

王的背影在台阶上渐行渐远,通往宫殿的入口笼罩在黑暗中,似大张的巨兽之口。

普隆普特握紧了陪伴了自己十年的死亡惩罚,骨节发白也不自知。

[不是约定好了吗,诺克特……]
[大伙一起创造新时代……不是约定好了吗……]

使骸的嚎叫让普隆普特不得不抽回思绪,枪膛中激射出瞬死弹药,破空的声音如同泣鸣的鸟兽。

诺克特抬头仰望,昔日华贵的一切已经残缺不全。心脏无法忽视地揪动,让脚步不自觉慢了几分。

[不能停下,不能犹豫,不能前功尽弃……]
[…对不起……]

时间在缓慢地推移,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
严重受损不得不舍弃的武器、药水瓶的玻璃碎片,密集散落在不足一个篮球场大小战斗区域。

不断的射击让枪膛过热,变形的零件再也无法顺畅的退出弹壳,普隆普特果断抛出闪光弹作为信号,争分夺秒更换枪械。

伊格尼斯被锻炼得出超凡听觉反手甩出匕首,带着细碎的蓝光击中试图偷袭普隆普特的哥布林。方天画戟凭空出现,枪杆抵腰旋转,击退趁机围攻的恶作剧小鬼。

神之盾微微倾斜,轻松卸开纳伽的扑咬,大剑上挑,头颅落地。格拉迪欧的招式大开大合,大剑横扫之处必定带起一片漆黑粘稠的血液。

空气中浓郁的疟原虫粒子让使骸源源不断地产生,不停息的战斗让三人逐渐感到疲倦,胀痛的肌肉开始跟不上大脑的指令。

突然而至的波动伴随低沉嗡鸣,以宫殿为中心向四周辐射,所有使骸在这一瞬彷如被附加了石化诅咒,连狰狞的表情都被定格了下来。三人得以喘息,一呼一吸中都夹杂着铁锈味。

水晶熄灭了整整十年的光辉亮起,洞穿了疟原虫粒子组成的厚重黑幕,第一缕阳光,落地。

[成功了吗?诺克特…]
[诺克特…殿下……]

黑幕开始被瓦解,未曾如此暴露在阳光中的使骸逐渐崩解离析,它们直至死亡也没有机会再去散播那些漆黑的疟原虫粒子。

「是太阳……太阳!诺克特成功了!!」紧握武器的五指骤然放松,金属清脆地撞击到地面,普隆普特不由得激动得大喊,「伊格尼斯,感觉到了么!太阳升起来了!」

「是啊……久违的温暖啊」伊格尼斯因为脱力,不得不靠着格拉迪欧才站稳了脚跟。

「终于结束了,真是漫长」低沉如大提琴的神言在三人耳边响起,剑神敛翅化作三米高的巨人静静落在阶梯上。

三人停下踉跄的脚步,那瑰丽铠甲,距离他们不过五步之遥「剑神…巴姆雷特?」

「世界会永远感恩众位王之剑的付出」熟悉的引擎剑从虚空中落入剑神掌中。鬼使神差般,普隆普特双手接过了这把熟悉不已的利刃。

不经意间抬头看到了面前巨人的眼眸,是同样熟悉瞳色。在普隆普特想要开口的瞬间,剑神展开利刃组成的双翅升上了高空,消失在云端。

「我真是……像个笨蛋」普隆普特伸手拂过那崭新的刻痕,泪水不知不觉溢满了眼眶。

薄云被风吹散
阳光照亮了剑脊上的伊欧斯文字
——星夜与日月同在

等到脖子长,终于到手了,感动感动
吉姆姆太太作品

莫名翻出了N久以前的暗堕段子……

讨伐之后·Bis课堂②使用

*最近忙工作,忙漫展,几乎每天只能写一点
*没见过壮壮和伊妈用枪,尝试脑补了一下他们用枪和Bis的场景……

————————————
今天要向同伴演示机械操作,终于有机会展示自己最擅长的能力了[陆行鸟烟火][陆行鸟烟火],希望一切顺畅——普隆普特早晨八点在自己手机的旅行日志写到。

◎第一课——手枪·100分靶环
诺克特:满中,97.5
伊格尼斯:满中,86
格拉迪欧:脱靶3,43.7

「诺克特还是一如既往随手就能拿出好成绩呢~」P
「这是理所当然的」N
「不常用枪械的伊格尼斯都能全部上靶,我觉得超厉害,当初在警卫队训练的时候,我也练习好久才适应」P
「还是匕首好用……枪械的状态会受太多因素影响,普隆普特应对这方面能力比我要好」I
「嘻嘻,这样说我会不好意思的~话说……格拉迪欧去哪了?」P
「他说去肯尼帮我们买可乐汉堡当午餐」N
「现在才10点半唉……」P

◎第二课——刻耳柏洛斯·三姿射击
立姿:诺克特满中*96,伊格尼斯脱靶一*84,格拉迪欧满中*86
跪姿:诺克特满中*100,伊格尼斯满中*92,格拉迪欧满中*83
伏姿:伊格尼斯满中*93,格拉迪欧满中*87

「把伏姿的成绩也做出来,要不然把你那份炸薯条吃掉」P
「住觉(拒绝)」N
「啊啊啊!你居然全吃了!」P尖叫「话说,为什么格拉迪欧的成绩相差好大……」
「手枪太轻,没实感」G
「的确,手枪因后座力和重量比例,比狙击枪更难掌握,况且普隆普特的手枪都有强化过威力,但重量却更为轻巧」I
「感觉普隆普特突然厉害了好多~」G
「嘻嘻」P

◎第三课——并不成功且鸡飞狗跳的Bis系列
「啊,我刚刚吹的好像不是陆行鸟笛……」N
「……」P、I、G
「我好像听到兽群的脚步声了……」N
「…………」P、I、G
「应敌吧……」Bis在N话音中实化,落入同伴手中

普隆普特旅行日记下午一点——
原本一切顺利,由于诺克特错把唤敌口哨当成陆行鸟笛……以致我们奋战了三四个小时才得以脱身。
期间伊格尼斯用冲击波把同伴包括自己在内震飞了三次,尝试了其他的Bis……最后还是因为不称手换成匕首近身作战。
出乎意料的是格拉迪欧用起Bis完全没压力,除了一直搞不清各种按钮和时不时把机器当大剑使外
[陆行鸟无奈],总是帅得像画一样真是不公平。
伊格尼斯为了惩罚诺克特犯下这样低级错误,今天晚餐没肉吃并且负责保养全部受损的Bis。看他可怜巴巴地盯着我盘子里的剑尾鸟肉,我还是说服自己要减肥减肥分给了他一半。

ff15 Bretagne(5)

刚升起的太阳暖烘烘地铺撒阳光,驱散夜晚沉积在地表的寒气,宁静舒适。

「喂!你们四个!快起床!」萨妮雅操着一口大嗓门攀到窗台上,连伊格尼斯下意识飞出的匕首钉在窗框上都不管不顾「检验结果全部出来了!」

「……现在……」被吵醒的诺克特抬起软趴趴的手臂去摸放在床头的手机「有没有搞错……现在才凌晨4.30……」抓着手机的手软趴趴地落在枕头上,语气里满是不情不愿。

「让我再睡会儿……就一会儿……」普隆普特埋头藏在翅膀下,声音闷闷的,完全没有想从沙发上起来的意思。

「难道你们让我在这里念出报告?」说罢,她都开卷成桶状的一大叠资料,深吸气「关于人类变化成未知鸟类现象调查报告!研究协助啊!」声音戛然而止,属于诺克特的手机正中萨妮雅的面门。

「吵死了!给我闭嘴!」说完躺下,掀被过头继续睡。

起床气发作的诺克特……好可怕……

现在是早上七点,萨妮雅博士像往常一样要做好今天实验准备,只不过这次多了一位临时助手。

「把那边的烧杯递给我。不是这个,是50ml的那只!」
「为什么用培养皿的盖子装琼脂?!你高中生物是体育老师教的么?!」
「用嘴吹灭酒精灯想找死是不是!」
「我受够了,你给我出去!」萨妮雅最终忍无可忍,指着实验室的门口「等等,这份副本你自己看去,有什么不懂也不要问我。」

手忙脚乱的接住厚厚的线装报告,诺克特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还是带门退出了房间。

「是不是找回了高中上生物课的感觉,啊哈哈」还是觉得自己无法接受一只大鸟用普隆普特的语气和语调说话。不不不,说什么呢,这只大鸟就是普隆普特呀,也不对,普隆普特就是普隆普特,不是什么大鸟啊……

「呢个……没事吧诺克特?」见王子大人的没了回应,普隆普特不得不把头凑到他面前以确认他的表情。

「没事啊,会有什么事,倒是你站在这么危险的地方,不怕摔下去吗?」

「我刚刚是飞上来的嗫」爪子牢牢扣住了三楼的护墙,就算站的地方有多边缘,普隆普特也可以大胆地做出各种姿势。

「……」

——————————————
关于人类变化成未知鸟类现象调查报告

1.血液样本
与陆行鸟、剑尾鸟的样本对比,DNA相似度均在59%≦X≦61%范围内;
与人类样本对比,DNA相似度约99.8%~99.9%之间;
可判定检验样本所属物种为人类。

2.角质样本(爪子)
长度:约180mm
重量:89.3g
肉眼观察:色黑,有光泽,与猛禽同部位组织形态相似
光学显微镜下观察:对比组织形态,与同类型样本相似

3.角质样本(羽毛)
在对象体表各处取得正羽、绒羽、半绒羽、纤羽、羽冉五种羽毛,各三份
对比各种鸟类羽毛形态,五种羽毛与海雕属的羽毛最为相近

结论:(空白)
建议解决方案:这已经超出了我的知识范围,请求助者自行解决

网易云音乐合集超有毒,哈哈哈哈

ff15 Bretagne(4)

*本脑洞清奇……
*自己都想抱着普啾普特各种揉揉揉了~(∀`ฅ*)

——————————————
全速行驶的雷格利亚不到两小时就到达了卡提斯停车休息站,让格拉迪欧陪不方便移动的普朗普特留在车上,诺克特拉着伊格尼斯去找萨妮雅。

「她应该就在这栋平房的二楼……」仰头,伊格斯倾耳细听还能听到各类的蛙鸣声,「萨妮雅博士,我们来了」

「噢噢,终于来了」萨妮雅从阳台探出头,声音里透露一种类似狂热的情绪「他在哪?赶快让我看看!」声音飞快的从二楼来到诺克特面前,没想到她居然敢从二楼直接跃下。

总感觉有不好的预感……诺克特是这样想的。

把博士带到雷格利亚旁,刚好看到普隆普特伸长脖子去看前排的格拉迪欧打网络对战,不时下达关键命令扭转战局。

「这……这个真是奇迹!」萨妮雅用着近乎尖叫的语调冲向普隆普特,无奈是在无法忽略雷格利亚的存在,在车前停下了脚步「大鸟!你真的是那个金发蓝眼君吗?!」

「我不是叫什么金发蓝眼君!我叫普隆普特!」大鸟回头,用装出来的恶狠狠的表情和语气回应道。

「啊啊啊啊啊!它,不,他真的说话了!太激动人心了!!」

「请保持您的形象,萨妮雅博士……」伊格尼斯无奈心叹世界之大无奇不有,面对这种状况非但不觉得可怕还兴趣盎然的女性……

恐怕万里无一吧。

「救命诺克特!快让博士从我身边离开!她太可怕了!」把普隆普特托付给萨妮雅不到三个小时,他就哭丧着脸半飞半跑逃似的回来了,「她在我身上连了好多仪器,手还往我身上乱摸,嘴里念着什么奇迹之类的、好想解剖之类的话,总而言之太可怕了!我不要对着她!」

「普啾普特~你的血液样本我还没有取呢~对了,还有唾液样本和排泄物样本~」是手持针筒的萨妮雅,她追了过来。

「你已经剪掉了我所有的指甲,拔秃了我好几处羽毛!」普隆普特愤怒地控诉道,脊背上的羽毛竖立,身形因此涨大了几分,「还有!我叫普隆普特,不是普啾普特!」

「噗嗤……」不知是谁最先忍不住笑出了声,下一刻房间就被爆笑声充满,「普啾普特,哈哈哈,很合适啊哈哈哈哈」

「抱歉,普啾……隆普特,实在忍不住了,哈哈哈」诺克特屈膝捂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没想到、实在没想到」

定力最佳的伊格尼斯也要强抿嘴唇把笑声压低,好一会儿才用有些颤抖的声音向普隆普特和萨妮雅道,「萨妮雅博士暂时先用目前的样本和数据进行分析,血液样本我们会说服普隆普特的……」

「连伊格尼斯也……」

「等等,我话还没说完」伊格尼斯重新坐直了身子,「除了血液,普隆普特不需要再提供其他样本,这是我们四人的共同要求,希望博士理解」

萨妮雅从针管上拔下粗大的针头,碎碎念着「至少让我把样本采齐嘛……科学这么严谨的事可不能随便……」

「不行」

「切,知道了」